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恒彩娱乐 >

恒彩进入危险的超光速飞行,散沙般往星系倒退

    过去的记忆模糊不清,可以记起的是不知多少个节年之前,我和我最敬爱的伙伴兼导师法娜显,将远在七十分之一个光年外路经的一块超庞大的陨冰,藉星球的万有引力吸摄回来,安置它进入星球外围轨道上,成为第十个最大和最明丽的月亮,再以种种手段令星系核心处的太阳爆炸激变,扇风点火,大幅提高星系内的温度,陨冰禁受不住下,化为超过二千个宇宙年的风雷雨电,终于成功把这个沉睡中的星球唤醒过来。星球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海湖在低洼处集聚,河川随地表激流于山峡坑穴之间,因气候地形而成千态万状,循环往复。

    创造的过程美妙无比,我的精神和气力完全投入,大部分时间浑然忘了其他一切,包括过去和将来。但有时我会思索。我会思考自己的存在,意识到任何的存在背后总有点道理。从候鸟族的生活方式,生气周期神秘的开始和结束,我隐约感到在我的思域之外,还存在某种东西,偏是我没法掌握。我思考的行为,在我们候鸟族内是极端异常的,亦令我对自己产生疑问,却不会被其他候鸟怀疑,因为怀疑并不存在于他们的思域内。

    候鸟族的生存哲学是乐天安命,只会接受,不会拒绝;只会防御,绝不反击。他们是只有眼前此刻的生物,最独特的本领,不是赶在生气之风吹达前,寻找理想的星球,创造新的世界,又依每一个星球的情况,塑造最有利生命茁长的条件,好迎接生气之风吹至时播下生命的种子,而是拥有包括他们在内没有生物能明白的“连心术”,把全族四十九头候鸟中的四十八头的精神连结在一起,不受距离的限制,即使相隔以万计的候鸟年,我们也可同时分享彼此创造的欢欣和经验。这造成我们独有的精神天地和宇宙观。对此之外,我们是没有任何兴趣的。

    只有我是唯一的例外,本鸟正是那第四十九头候鸟。我并不担心,因为我仍然年轻,或许较晚熟吧!终有一天我会拥有这种宇宙赋予候鸟族的神奇力量。我常在想,正因我没有和其他族鸟的心连结在一起,所以爱上独自思考,胡思乱想。

    唉!我该怎么说呢?我是过去了的七十个生气周期唯一降世的候鸟。这当然是难能可贵的事,因为生气之风极少重访同一个星系,只有当生气之风先后三次吹到同一个地方,于此星系生气最盛之处,将出现一个生气的晶茧,成为候鸟的胚胎,那时候候鸟们生出感应,并派出族内最超卓的候鸟,寻得胚胎,悉心保护培育,直至候鸟婴破茧而出,诞生宇宙内。

    我正是这头刚出世的候鸟儿,那发生在半个生气周期之前。负起照料我之责者,就是现正钻进了星球上每块石头、每粒沙里去的法娜显,候鸟族最有智慧和法力的候鸟。

    我是天,他是地。这样的情况会继续下去,直至生气之风吹来,那时我们会告别这个九个月亮的世界,出发去找寻下一个理想的星球,永不回头,是怕看到结果,更怕忍不住出手干预星球上生命的进程。因为生气之风并不单纯是生气,也包含著死气。星球的生命误入死途的机会,绝不少于一半。很快的,我们会把过去忘掉。

    法娜显是唯一能和我连心的候鸟,只恨这个是连结是单向的,我处于绝对的被动。唉!我真的是明白我这头小候鸟是怎么搞的,没有连心能力的候鸟,还怎么配称候鸟?算什么劳什子东西?法娜显没有答案,但他已市最有指挥的候鸟,如果他参破不透其中的玄机,宇宙间恐怕没有生物能办得到。

    正因为我这么糟糕,所以法娜显不得不放弃候鸟独来独往的生活习惯,寸步不离的伴在我左右,保护我,哺育我。没有他的帮助,我根本无法进入季候飞行。

    星球的黑夜和白昼,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视野内。

    能量波动。

    法娜显在召唤我。我广布天空的能量立即往能量核收缩,向“心”投去,最后结成一团。法娜显得能量跃动开始增速,直至与我的跃动同步。我的“心跳”比他们快上很多,这是我没法和其他候鸟连心的原因之一,不单是因为我的能量不够。现在我们能量的心终于建立连结。我失去了星球的视野,变成纯能量的存在,注意力向内而非向外。

    法娜显包容着我的能量开始转强,环绕着我的量子运动活跃起来,然后我收到他的讯息,道:“看!”

    比起他来我微不足道的能量先化为比量子还高一阶的微子,然后被送出,沿着他的一道思感神经,逐渐增速,离开星系后,以普通光的速度往星系外地虚空投去。

    候鸟和候鸟间是无须任何语言的,心心相连的沟通超过任何语言,问题在我不懂连心,只好把他的心灵传感翻译作我能明白的思感符号,而为什么我有这个翻译的本领,我用的又是什么语言,就像我虚有其表却没有候鸟的本领般,一直困扰我。在这个翻译的过程里,肯定失去了很多东西,由此可以推知法娜显在培育我的任务上,要多花很多气力。

    我的视野恢复了。

    星系的太阳迅快落在后方远处,黯淡起来。镶满星辰、广泛无边的黑色天穹,变成我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是另一个习作,还是个考验,但我真的很享受这种在虚空中以高速飞行的感觉。四周以亿计的每个光电,每个均代表着一个星河或星系,而其中无数的星球,有生命或没有生命的,都是孤独隔离的世界,没有一个相同,这是多么美妙的事实。

    法娜显的思感神经可延至三个候鸟光年处,然后进入离他能量核心三个候鸟年代物体和生物,都避不过他的观测,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思感网。比起来,我的思感神经实在狭窄得可怜,像九月星所属那个星系,已是我没法兼顾的尺码,遑论候鸟年。

    前方赫现庞然巨物,朝我飞来,散发着蒙蒙的射线,有种毁灭性的诡异美态。我恍然大悟,出现前方的是有行星杀手之称的魔陨石,更是我们的天敌,因为它们最拿手的就是毁灭有生命或可能产生生命的行星。如让它进入九月星所属的星系,它会利用九月星的引力,直接撞击九月星,令星球山崩地裂,地火逃逸,激起的尘埃遮天蔽地,刚准备好的九月星势要错过生气之风的眷宠。

    魔陨石绝非一般陨石,一个说法是它们源自神秘的魔洞,而非一般的流浪陨石,能像猎者找猎物般,与行星同归于尽。有些更力能毁灭恒星,毁掉整个星系。

    能量变化,我不住减速,煞停下来。

    对这表明看不到生命却似有自身意志的魔陨石,我是毫无办法,幸好这是我和法娜显一起的半个生命周期内,第三次遇上魔陨石,只要法娜显花上一球二球的能量,足够把它轰回老家去。

    一节的能量,就是候鸟在一节百个宇宙年的时间内不间断地吸收的能量储备,一节又可细分为八球。而每一个生物,不论如果超卓,仍有容量的上限。像了不起的法娜显,容纳能量的上限是十二节,排在第二位的候鸟是九节。候鸟中文当然陪在末席,只是小得可怜的六球。一程六十个候鸟年的季节飞行,需要约一节的能量,即使我力能进入季候飞行,未到目的地早一命呜呼,耗尽能量。

    就在这个轻松舒闲的一刻,异变突生。

    “轰!”

    一时间我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只清楚绝不是被魔陨石击中,能量的核心像被破裂开来,量子乱窜,意识崩溃,有种永远不能回复原状的感觉。

    法娜显的思感神经以超越光的速度塌缩,我在毫无准备、没有经过热身,便进入危险的超光速飞行,散沙般往星系倒退回去。没有任何生物,敢在星系的引力场内作超越光速的飞行,那与自杀全无分别。如依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二十下心跳后将是我形神俱灭的一刻。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法娜显对我另一个突然测试,但晓得事实绝非如此理想,因为我已感应到法娜显惨受突袭,且中了可以致命的一击,故有此刻的情况。我的心以疯狂的速率跃动,能量神经处于半瘫痪的状态,满脑子疑问。

    就在只剩下几下心跳的短距离,法娜显的能量回复了,明显地大不如前,但已足够令我从死亡脱身。飞散消损的微子迅速稳定下来,重组为量子,量子进一步结合为原子,能量系统组合成形,我回复了常态,停留在星系的引力场外地边缘处,险险避过死劫。

    法娜显的心灵传感把讯息送进我心里,化为语言,道:“孩子!我们受到攻击了,你已是我们最后的防线,你必须抛开对生死存亡的恐惧化为鸟盾,迎战敌人。”

    他的话像火焰般燃着了我,刹那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斗志,填满了我的心,只剩下不到五球的能量,竟然澎湃起来,思感神经在水涨船高下,倏地整个星系的内部情况全落入我的掌握里,掌握到一枝具有毁灭性能量,不知由什么阶次的粒子组成的“能量捡”,正从法娜显的“心”劲射而出,以星系引力场容许的速度上限光速,刻不容缓下,我依法娜显教导的方法,祭出我唯一晓得的防御法宝——候鸟盾。

    候鸟盾是我们候鸟族名震宇宙的超级防御武器,候鸟唯一保命的招数,是宇宙晓得我们候鸟存在的种族公认没有可能破毁的防御系统。候鸟只会防御,从不反击,而我们的防御是无隙可寻,没有破绽的。当四十八头候鸟心心相连相倚之际,他们的能量神奇的结合起来,任何一头候鸟受到攻击,将全体助防,候鸟盾的强大,可想而知。据法娜显说,在过去的数百个生气周期,再没有人敢来惹我们了。只恨事实摆在眼前,我们的候鸟盾已第一次被攻破。

    即使宇宙间真有能力破掉候鸟盾的生物,可是他为了什么要来杀害如我们般与世无争、和平仁爱的生物呢?

    组成能量细胞的量子系统——原子,首先分解,每一个原子再释放各类型不同负载、性质相异的量子,接着量子重新组合,变成有防御力量的防卫原子,当原子再分裂,便变成比量子在质量上低一阶次,能量却高一阶次的微子,这种性质的微子是我们候鸟的独家防御兵器,数以亿计,在我的思感神经指挥下,可以形成千变万化的候鸟盾,只要对方的能量在我能量总和的十倍之下,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机会,可以弱胜强。不过这个计算只适用于敌我双方用的是同阶次的微子。
上一篇:洛阳最着名的景点是天津桥恒彩娱乐网 下一篇:我感觉到舰内的所有生物,包括大黑球和思古大

恒彩平台-打造最专业的品牌!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