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恒彩娱乐 >

我感觉到舰内的所有生物,包括大黑球和思古大

    大黑球得意的道:“这叫错有错着才对。你一见到女王,扮作痛改前非的模样,乖乖献上梦还,值此用人之时,她不会拿你怎样。到时又献上暗子棒,保证她芳心大悦,问你要什么赏赐,你便告诉她想到浮游世界去,骗她说当你弄清楚那个宇宙大秘密后,会回来向她禀告,就这么办!”

    我恨得牙痒痒的道:“不如给我你的穴蟾石,与梦还一并献予女王,她会更快乐。”

    大黑球失声道:“怎么可以呢?”

    我当然不是认真的,却试出他自私成性,但没时间与他计较,道:“你听过银河人吗?”

    大黑球沉吟片晌,道:“听过听过,但却是道听途说回来,难分真假。”

    我道:“你知多少说多少。”

    大黑球道:“那该是发生在奇连克仑大帝遇弒前的一段时间,奇连克仑亲率大军围剿银河人,不放过一个,直至今天,三国外的种族都不明白奇连克仑为何要这么赶尽杀绝。”

    我不解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大黑球道:“当然奇怪,奇连克仑大帝虽然好战,但自立国后,从未将整个种族连根拔起过,只有银河人是唯一的例外。过去的五千多万年,我没有听过关于银河人的任何消息,可见银河人真的绝种了。”

    又说道:“你好像很关心银河人。”

    我岔开道:“如果有办法脱身开溜,你会随我走吗?”

    大黑球颓然道:“若是溜往浮游世界,我立即跟你走。可是……朋友,我们可以逃到哪里去呢?这是阿米佩斯人的地盘,要逃出河系已不容易,即使成功离开阿米佩斯星河,还要面对魔洞部人倾全力而来的搜捕。当宇宙三国中有两国向我们下了通缉令,将没有种族敢收留我们,且会举报。朋友!相信我,我们唯一的希望是找到天马。”

    我不以为然的道:“宇宙这么大,只要随便往一个方向走,终有甩脱敌人的机会。”

    大黑球叹道:“你的话很有道理,问题在低估了我们的敌人,特别是魔洞部人。不要以为他们是和稀泥,你能轻易干掉几个,只因那四个刚从小魔洞钻出来的浑球仍处于能量重组的阶段,发挥不出一半的攻击力。而魔洞部人其中一个战无不胜的原因,是宇宙动员最迅速的惊人能力,他们可从一个魔洞钻进去,再从另一个魔洞钻出来,魔洞是无处不在,所有魔洞都是相通的。现在他们正密切注意阿米佩斯星河,只要我们在河系外现身,肯定避不过他们的侦察,可以逃多远呢?唯一的生路,是说服芙纪瑶,再没有另一个办法。”

    又苦涩的道:“还有是阿米佩斯人的身份辨识器,除鉴定我们的身份外,会在我们的真身留下我们没法察觉的印记,只要我们出现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将无所遁形。所以即使我们能偷离飞船,仍没可能离开河系。”

    我苦笑道:“你真是好关照。”

    君南号整艘抖颤起来,不住增速。

    空间跳跃的时间到了。

    我躺在宇眠床上,心中思潮起伏,四周是绝对的黑暗,我有夜视能力的眼睛再看不到任何东西。君南号逐渐攀上光速。

    我变了,变了很多。刚才我和思古的对话,用谋用术,施诈使骗,并不是候鸟的思想方式。从这个角度去看,我已超越了候鸟。一切是这么自然而然,大有可能来自另一个的“我”。

    第二个想不通的问题,是思古为何完全没有怀疑我。我或可以瞒过身份鉴定扫描,却绝瞒不过思古,他是阿米佩斯四位大公之一,宇宙里顶尖儿的生物,能量是尖微子的级数,像我辨认法娜显般,是不可能认错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不论如何进化、改变,某一部分是完全没有改变的,正是这部分,令扫描器和思古确认我为韦典拿。而大黑球因缺乏这部分,纵然拥有阿米佩斯人所有的物质特征,仍没法充作阿米佩斯人。这个部分是我的本原吗?

    宇眠床的分子开始分解、活跃,从实物转化为保护性的能量,我沉进能量的中央位置,浑浑融融,说不出的写意舒适。

    我的思考没有停下来,反变得更澎湃汹涌。思古的话给我的冲击是无比震撼,像终生处于迷雾中的生物见到光明,我大有可能是被灭绝了的银河人的遗种。如果没有因梦还而来的梦,我是不会有这样的联想,现在却是从心底按也按不住的生出如此感觉。

    太多的巧合,反变得没有巧合,支离破碎的片段,被重组成模糊但合理的图像。就在我于晶苞诞生前的岁月里,奇连克仑大帝对银河人展开灭绝之战,直至毁掉银河人的最后战线,银河人的圣土地球,由那一刻开始,银河人便在宇宙的生存榜上被抹掉。韦典拿大公参与了那场银河人最后的战争,同时得到了梦还,却瞒着奇连克仑大帝,瞒过所有人,包括他的同类,自此他受到梦还的影响,性格大变,神魂颠倒,不务正业,踏遍宇宙的去找寻浮游世界,成为宇宙生命最著的冒险家,最后葬身于穴蟾星内。

    法娜显确实了不起,在挺身赴义前凭宇内无双的心灵感觉,把我送到梦还所在的星体,令我巧得梦还,也得到了最大的生机。没有梦还,我今天肯定没法躺在这里,经验阿米佩斯人的空间跳跃,自离开九月星后,我首次感到安全。至少在完成跳跃前,我是不会受到任何骚扰,我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弄清楚自身的情况。

    心核开放了,我依法娜显的教导,尝试纯凭本身的能力,进行转化为纯能量体的过程,如果成功了,我便有季候飞行的本钱,不用每到一个星球去,都要坐飞舰。

    更重要的是我须向阿米佩斯人偷师,学会空间跳跃。

    韦典拿为何要去找寻浮游世界呢?

    梦还离开手指,回到心核去,与处于心核内空间中央位置来自遁天号的磁元结成一体,能量立即以之为中心扩张,贯注真身每一个分子里去,分子有秩序的解体,依循我实习了半个生气周期千锤百炼的候鸟独有的方式,进行连锁式的量子级反应,快缓有致的相克相生,互撞互击,演化为新的能量单元微子,我终于成功回复微子化的能量体,那种喜悦盖过了一切。以往每次进行这个危险的过程,总有法娜显在旁注视,于我出岔子前帮忙,这次是破天荒第一次全赖自己的力量依法施为,也可说是达到候鸟的最低标准,练成基本功。但与候鸟有一个根本的分别,是我仍拥有物质的真身。

    没有大黑球“义赠”的磁元,再加上梦还,我是没法向魔洞部人射出决定性的一箭。我对磁元的了解在增加着,它已成了我核中之核,扩大了心核的容量,无限的加强攻击力,于能量供应上更反应出有力迅疾的支援,但我晓得仍远未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我须摸索和尝试。

    相较而言,梦还仍非依我指示办事,只是像晓得我心意般加以配合,不过却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唯一没有微子化的是心盾,由此可知心盾是超微子级的能量体,是我的候鸟母亲们心灵力量的具体表现,像她们般无微不至的照拂我。当我回归心核,心盾从鸟甲转化为纯能量,团团包裹心核,保护我。

    心盾、梦还和磁元,成为我最亲密的战友。

    思感神经往四面八方延伸,我感到君南号一如复活过来的宇宙飞禽,晶玉的身体向我真身的肌肉般,拥有扩张和收缩的机能,能量跳跃,像生物般的呼吸,充盈惊人的活力。

    空间的跳跃可在任何一刻发生,我准备十足的等候着。

    韦典拿为何要知道浮游世界那个被形容为惊天动地的秘密呢?奇连克仑极可能是当时宇宙最超卓的生物,广阔无边的宇宙任他横行,自由自在,为何在听过秘密后,竟会彻底改变,变成要征服宇宙的狂魔,展开无休止的杀戮?我首次对浮游世界产生按捺不住的好奇心。奇连克仑的遇弒,会不会与这个惊天动地之秘有关连,我隐隐感到这个可能性很大。浮游世界、征服宇宙、银河人的灭绝,三者极有可能是互有牵连的。

    君南号开始延伸和收缩,能量蓄聚,予我趋向爆炸的感觉,鸟身变成微子化的纯能量体鸟身内所有的物质和生命的烙印仍奇迹的保持不变。阿米佩斯人的宇航技术显然比大黑球高上不止一筹。

    谁能刺杀宇内第一生物的奇连克仑?虽然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但正如大黑球说过的,没有生物能在正面交锋的情况下杀死奇连克仑,不是正面交锋又如何?我心中起了一阵战悚,联想到候鸟族的灭亡,那也不是在公平的对阵中发生,,而是处心积虑、于掌握候鸟唯一的破绽下骤然发动,攻其不备,一击成功。作风实在太接近了。

    如果刺杀奇连克仑和灭我候鸟族的凶手为同一生物,那当年在我诞生地附近出现的生物便是他了。忽然间,我有掀开迷雾的感觉,原本毫不相关的事,连结起来显露出模糊的轮廓。

    空间跳跃开始了。

    我的思感神经与宇鸟浑融无间,一如我改造九月星的情况。宇鸟的头颈往前延伸俯探,两支鸟爪同时在舰腹下往后伸出探抓,似欲借力撑起般,整个舰体前后扩张,纵向的移动,令整头宇鸟似突然拉长了,身体的弧度美至难以形容。然后两团能量在鸟爪心爆炸,推动得全舰骤然增速至近乎一半季候飞行的惊人速度。

    宇鸟号破开虚空,到了另一空间去。大放光明的光明空间,事实上与暗子空间没有任何分别,同样是“看”不到任何东西,一片空白。

    我感受到无比动人的感觉。我感觉到舰内的所有生物,包括大黑球和思古大公,均进入了宇眠无知无觉的状态里,独有我在默默体验匪夷所思的空间跳跃,掌握它的秘密。这是个令我感动的曼妙时刻。

    可敬的法娜显,你会为我的奋斗到底而欢欣吗?我终于明白空间跳跃的诀窍,看到希望的一线曙光。对于我找寻自己的本原,亦有一个好开始。至于灭族的大敌,更是呼之欲出,最大的嫌疑者,不出芙纪瑶、上参无念和漠壁三人。我仅在此立誓不论如何困难,如何不可能,我会找到这个凶手,对他作出最严酷的报复。宇宙间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改变我这个坚定不移的想法,阻止我这么做。

    光明空间充塞着明子,在体积上比微子更小一级,但在能量阶梯上却要比微子高上一层,且是处于异常的静态。它们更紧密的排列,扭曲了空间和时间。当宇鸟在不受任何阻力下,保持季候飞行的半速在这与正常空间平衡并存的虚域滑翔,比之在正常空间半速的季候飞行还要快上千倍,广阔的空间变得触手可及,这次经验的收益于我的未来是无可估量的。

    同一时间我感到心核中的磁元开始跃动,吸收着光明空间的能量,补充我因探索这空间而不住耗损的能量。那不是磁能,而是明子的能量。

    思感神经收缩回归心核之内,精神集中往磁元的跃动,片刻后整个心核随磁元同步跃动,不分彼此。然后我感应到梦还,感觉到它引领着我,进入寄存在它处的深刻记忆,潜入它还给我的梦里去。

    我在一道长廊走着,有片刻心里一片模糊,似乎记起了什么东西似的,很快被另一个意识取代,心中清晰起来。七号地下储存库一片死寂,平时仅有的几个工作人员均已离开,好作最后的准备。

    我晓得自己正在做违背军令的蠢事,一旦被发现后果严重,但内心不能遏的抑的冲动,却驱使我这么做。没有人能明白我,因为我对“七点三十三号”存品持有与其他同僚完全不同的看法、感觉。于我来说,七点三十三号我暱称为“梦还”的存品,才是过客星太空异品研究基地最神秘珍贵的收藏物。基地七个仓库存储的五十万件来自银河系不同星系的矿石、异物,没有一件及得上它。如果不是我坚持,梦还早被送到这座专放置认为没有效益、被抛弃了的废物仓库。经过二十年的努力,我费尽心力仍无法破解梦还的奥秘,可是我从来没有舍弃它。直至三十年前,在基地指挥官的严令下它被扔到七号地下储存库,我只要能偷空便去探望它。梦还是我亲手在银河系的边缘星系发现的,当我掌握住它的一刻,我和它建立了神秘和没法解释的联系,直至今天。可惜其他人没有这种感觉。
上一篇:恒彩进入危险的超光速飞行,散沙般往星系倒退 下一篇:恒彩娱乐基地是银河边缘最强大的军事基地

恒彩平台-打造最专业的品牌!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